魚

還有誰會真心傾聽?
每個人庸庸碌碌的過自己那渺小又短暫的一生
還有誰會真心傾聽吶?

A睡了, 隔壁房傳來柔軟棉被扯動東西的聲音

看著魚缸裡的魚浮浮沉沉
想起了好幾個燈光灰暗的夜晚
在沙發上抱怨的我
以及對著我的 伸起右手按遙控尋找有趣節目的A


不用幫忙解決問題
只要聽我說說話 僅僅如此


怎麼覺得我像活在黏稠液體裡的魚?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