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寂寞

今天姊姊出差來我家住, 明天休假順道觀光。
晚上不知道怎麼決定的,最後姊姊睡我房間,我去A房間睡。
這是第一次在A房間過夜過, 心情上有點複雜, 像是去畢業旅行結果住的旅館是爸媽開的。

A抱著他的加長形懶人枕, 像隻樹懶, 看著看著就想念起我房間裡舒服的被子,此時真想好好揉揉它。
A眉間的皺紋深了,他總是這種缺乏安全感的睡姿,好似永遠都是皺著眉睡去的,看著他狀況起起落落,同住的這幾年,竟然還整理不出原因為何。
他是如此反覆無常。

已過立冬,天氣依然熱著,但精神已如冬天一般,枯萎憔悴。

發表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