擁抱

九月, 熱著呢

A的情況不好,下午他又在廚房叨念著我聽不懂的事。
七月底我已將菜刀全部回收,應對整個濕又悶熱的季節。
他在這種氣候底下特別容易出狀況,我不想再面對一片血淋淋,也不想再看他西裝底下隆起的包紮。

上班時總看見看他對同事們笑,但那眼底沒有光彩。
這種時候真想給他個擁抱,但是擁抱的是這個A還是哪個A呢?
思考著這種問題的我,像我這樣的人,有資格擁抱他嗎?

真是太噁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