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有誰會真心傾聽?
每個人庸庸碌碌的過自己那渺小又短暫的一生
還有誰會真心傾聽吶?

A睡了, 隔壁房傳來柔軟棉被扯動東西的聲音

看著魚缸裡的魚浮浮沉沉
想起了好幾個燈光灰暗的夜晚
在沙發上抱怨的我
以及對著我的 伸起右手按遙控尋找有趣節目的A


不用幫忙解決問題
只要聽我說說話 僅僅如此


怎麼覺得我像活在黏稠液體裡的魚?

 講到童年

休假, 上午看了展覽, 午後在設座的蛋糕店點了飲料看著窗外發呆。

忽然背後傳來一陣笑聲。轉頭看去, 原來是一群小女孩相約寫作業, 作業簿之間擺了好幾盤蛋糕, 小女孩們開心的一邊啜著飲料一邊大笑。想到以前放學回家總有是有點心迎接, 點心都是些什麼卻已經不記得了。唯有那份記憶, 黃黃的畫面暖暖的落在心裡。

 梅雨季

梅雨季來臨的第一天, A崩潰了

他蹲坐在沙發上, 飆著淚
這是我第一次見他這樣, 不知道該怎麼辦
呆呆的坐在他旁邊

後來他講起了他以前的事
「小時後難過的時後就會整個人泡在浴缸裡哭, 這樣就不會看見眼淚」
他揉揉鼻子, 「哭真的很難看...」
想起來我也曾經把頭浸在臉盆裡哭, 直到嗆水才嘩一聲的爬起

輕輕拍著他的肩膀,
我們誰也不願意面對自己的軟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