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

年末工作忙碌程度非同一般,等待跨年時跟A看著吵鬧的跨年節目竟然睡著了。
剛好在跨年前一刻醒來,沒記錯是23:56, 我把A搖醒兩個人走到陽台看看今年鄰居們有什麼玩法。
對面棟的頂樓趕在年前搭了白色亭子,嶄新的燈泡搭白色木條很亮,一群人鬧哄哄的,感覺是喝開了。

「5、4、3、2、1!」,倒數聲從不同戶裡傳來,社區公園的方向放出了煙火。
A笑著說「新年快樂!」
我說「元旦快樂,再來也請多指教了!」,假裝多禮的跟他握手。
隨後他給我個擁抱,我也只好緊緊的回應。

*
祝你幸福快樂。

 冬天 雨

冬天的雨下一陣停一陣的不斷循環,地面像是從沒乾過一樣。
心情也隨著好一陣壞一陣。
這樣日子久了,人也跟著閉鎖了起來,斷斷續續地請了好多天假,沒做什麼事,就只是宅在家。
今天好不容易天空放晴,地面也乾了,出去溜達了一下。

晚上偷摸去A的房間躺了10分鐘,做了奇怪的夢。
夢裡迷迷茫茫的,像起大霧,也像下雨。

 每個人都寂寞

今天姊姊出差來我家住, 明天休假順道觀光。
晚上不知道怎麼決定的,最後姊姊睡我房間,我去A房間睡。
這是第一次在A房間過夜過, 心情上有點複雜, 像是去畢業旅行結果住的旅館是爸媽開的。

A抱著他的加長形懶人枕, 像隻樹懶, 看著看著就想念起我房間裡舒服的被子,此時真想好好揉揉它。
A眉間的皺紋深了,他總是這種缺乏安全感的睡姿,好似永遠都是皺著眉睡去的,看著他狀況起起落落,同住的這幾年,竟然還整理不出原因為何。
他是如此反覆無常。

已過立冬,天氣依然熱著,但精神已如冬天一般,枯萎憔悴。

 音樂

客廳裡擺著一組音響,是搬家時我買下的,平常只要在家就會輪播著唱片。
A從沒談過關於他的音樂喜好,我就像做研究一樣,觀察他的反應、並在心裡暗暗統計。
對於音樂我的喜好算是十分廣泛,從流行音樂到獨立製作、饒舌到國樂,剛好適合做這項研究。

統計起來的結果,A喜歡在深夜時播的浩室。
深夜不想想工作時我通常會放浩室類的專輯,
A如果正從其他房間晃來客廳,他會去廚房泡兩杯茶,在客廳桌上放好,成大字型躺在他的專用座位上,輕搖腳尖、深而緩的呼吸。
非浩室專輯的狀況下他會毫不客氣地打開電視(雖然減低了音量),雖然有被打擾的感覺,但我並不在意。

 擁抱

九月, 熱著呢

A的情況不好,下午他又在廚房叨念著我聽不懂的事。
七月底我已將菜刀全部回收,應對整個濕又悶熱的季節。
他在這種氣候底下特別容易出狀況,我不想再面對一片血淋淋,也不想再看他西裝底下隆起的包紮。

上班時總看見看他對同事們笑,但那眼底沒有光彩。
這種時候真想給他個擁抱,但是擁抱的是這個A還是哪個A呢?
思考著這種問題的我,像我這樣的人,有資格擁抱他嗎?

真是太噁心了。